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巫楠 > 哈佛精神VII:中国:请别让非洲哭泣

哈佛精神VII:中国:请别让非洲哭泣

非洲归来,算走了一遭“新大陆”。满脑子是对一些新现象,新发现,新声音的思考。

最先抵达的是南非最大的城市约翰内斯堡,参加当地第二大高校University of Witwaterand 举行了一个国际新闻研讨会。来自非洲,英国,美国和中国的记者们一起交流。前两天主要讨论非洲问题,环境的和社会方面的,第三天的主题关于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和影响。让我惊诧的是,在美国常听到的关于“中国威胁论”的争议,在这里也存在。

一位乌干达的记者说中国长驱直入他们国家的零售业,连小县城都是中国人在那里开超市。一位刚果的记者说中国一次性以80亿美元签下他们最大的铜矿30年的开采权,还在开拓别的矿产。南非的学者说,中国已成了南非最大贸易伙伴。所有的人都问了同样的问题:中国在非洲投资的真实目地。这不是一个新命题,但中国太大,中国钱太多,让非洲也“害怕”。

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周恩来总理成功的外交,把中国的和非洲同为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的利益牢牢地联在一起,他们宝贵的选票使中国的合法身份得到了联合国安理会的承认。今天中国和非洲的发展极不对等,而非洲在经历西方百年殖民统治后,对于他国在自己的土地上大兴土木,买卖资源,变得相当敏感。怎么医好非洲的心病?

南非会议过后,我游历了肯尼亚,在这里我有幸见到了享誉非洲和世界的古人类学家和倡导区域发展,发现现存最早的古人类化石“Lucy”的第一人Richard Leakey博士。他说中国今天是世界强国,但希望中国不要像西方国家一样,只为了掠夺非洲的资源。

投资非洲,能不能建设非洲,给这里的人留下技术和可以继续发展的基础?那样的话,中国就超越西方了。

非洲的魅力不止于她的资源,她的文化,热情的非洲人,神奇的动物让人流连。我深入到肯尼亚Turkana大湖区,这里还保留着一些重要的部落生活习俗。男人和三、四个女人联姻,一下生十几个孩子。女人留着传统的发髻,脖子被从小就不断加码的项链饰撑得很长。男人职责很单纯,在外打渔,赚钱。女人们除了抚养孩子,建造房屋和村落都是她们的任务。

贫穷是显而易见的,我们住在镇上官方建的最好的招待所住一晚合人民币20元。房间收拾挺干净,但没有独立卫生间,也没有公共淋浴,晚上甚至没电。近几年当地开始用太阳能电池蓄能,也仅能支持一些公共照明设施。食品种类相对匮乏。在镇上最好餐馆,一份搭配好的餐卖约人民币12元。餐餐相同:少许米饭,少许面条,一些豆子,两块羊肉;包菜是当地唯一的新鲜绿色蔬菜,和番茄一起烹调地相当美味。这样的食物不是每人都吃得上的。肯尼亚目前五岁以下儿童三分之一的患有营养不良症,每年有成千上万的儿童因饥饿死亡。

但首都内罗毕发展地较繁荣,市中心有高楼大厦,还有非常西化的购物中心The Junctin,Westgate等等。近些年,中产阶级也开始崛起,但是税收重,教育昂贵使一些年轻人对未来发展不知所措。我离开这里时,和一位19岁的上大学一年级学习发展学和灾难治理的当地女孩交流,她感叹年轻人压力大,上大学得向政府贷款,工作后大约十年才能还得清。她说,“你可以挣很多钱,但你得住在贫民区,因为你要交税和还债。”

贫富差距能让所有国家头疼。本周学生开始“占领哈佛”运动,只有持哈佛身份证才可以进出哈佛庭院。学生们呼吁“让哈佛成为99.9%学生的校园!” 这和现状还是有差别,因为:没钱,你别进来。


 

推荐 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