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巫楠 > 哈佛精神 IV: 华尔街抗议注定失败

哈佛精神 IV: 华尔街抗议注定失败

哈佛的校报Crimson最近提到,前哈佛教授都到波士顿市参加抗议了。究竟美国华尔街上的燃起的抗议怒火还要烧多久?趁着这个周末学校长假,我到纽约华尔街上走了走。

到那不久,就遇到 百十个抗议者高呼着 “占领华尔街!” 走在前方的扛着一个小华尔街铜牛,后面的举着花花绿绿的标语,一两个年轻人散发着小报。自从9月17日抗议开始,人们自发地在华尔街的自由广场(Liberty Square)聚集。

(巫楠摄于华尔街)

即使这次抗议者吸引了相当多媒体的的报道,到了今天示威的人数和规模很有限。除了游街的,长期聚集在公园里的也就几百人,没有上千。公园的整个氛围像是美国周末卖小商品的跳蚤市场。有人演奏音乐,跳舞,有人互相切磋如何写标语。有人有组织地为抗议者提供简单的事物,沙拉,米饭,甜点之类。最引人注目的是,公园中间有个媒体站,有人在维护占领华尔街的网站,发布消息,上传视频,更新Facebook和Twitter。现场警察不是很多,在公园四周零散地站了一些,总共不超过50个。

正如“占领华尔街”网站解释的,这是一次自发的抗议。他们认为美国被百分之一的富人掌控,剩下的百分九十九来自社会各种族和各阶层,他们声称无法容忍掌权者的腐败和贪婪。这些抗议者没有明确的目标,只是泄愤,他们号召持续非暴力抗议,但究竟能持续多久很难说。估计天气转冷以后,日夜坚持待在公园的人可能会越来越少。 由于无组织,抗议是涣散的,很多游客和好事者夹杂其中。

(巫楠摄于华尔街)

“占领华尔街”相关的小型抗议从9月17日就开始了。抗议的转折点是10月2日纽约警察在布鲁克林大桥逮捕700多人。纽约市政府有明确规定在公共街道超过20人的游行要申请许可证。抗议者封堵布鲁克林大桥时并没有得到许可。实际上到现在为止,在自由广场的抗议也没有得到许可。作为美国金融中心的纽约怎么可能允许华尔街被占领?从另一个角度看,抗议者占领华尔街后到底要干什么,从来就没有清楚的解释。没有目标注定了此次抗议将终结的命运。

在自由广场的很多抗议者是年轻人,他们的主要问题是找不到适合的工作。有些人没有好的教育背景,但期望得到更高薪水的工作。有些人有好的教育背景,在纽约找不到好的工作,仍不愿离开。这种心态开始我也不太理解。但听朋友说他认识有人从哥伦比亚大学的法律专业毕业,在纽约混了两三年找不到像样律师楼的工作,但实在不愿意离开纸醉金迷的纽约,干脆考了出租汽车驾照去开Yellow Cab了。Life Style真能让人洗脑吧。 

占领华尔街的抗议,在美国其他城市也存在。有人不能参与纽约的抗议,就想办法援助,比如点外卖送给抗议者。还有专业的媒体人在两周内筹集了6.4万美元,印刷了一份《占领华尔街日报》,虽然它不是此次抗议的权威声音,也不为鼓动更大的抗议,但办报人认为他们在记录着历史。

推荐 24